initpintu_副本

【書籍簡介】

1997年「石中劍獎」最佳科幻小說!

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一條傷痕——
一個軍團劍客勇氣蕩然無存,一個失去愛情漠視一切的美女,一個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,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,若有第二次機會,「救贖」與「代價」會作怎樣的選擇?

「傷痕者」——躲在勇氣的假象後面卻是懦弱的化身!
一座歷史悠久、固若金湯的克斐隆城,居民豪勇尚武,護城軍團更令敵聞風喪膽。士兵們總喜歡飲酒作樂、勾引少女,年輕氣盛的隊長伊葛正是其中的佼佼者,更是劍術最高強、行為最浪蕩的人。某日年輕學子狄納爾與的美麗動人的未婚妻朵莉亞,千里迢迢來到克斐隆尋找一本古老魔法書。伊葛著迷於朵莉亞的美貌,想一親芳澤,於是一場懸殊的決鬥展開,而蒼白瘦弱的書生果然慘死於伊葛劍下。

一場決鬥開啟了另一場決鬥——一個陌生的怪老頭旅人「流浪者」在目睹整場決鬥後向伊葛下戰帖。流浪者像貓捉老鼠遊戲般玩弄伊葛於劍下,甚至最後只是輕輕一劍劃過他的臉頰,留下一道永遠不會癒合的傷疤,轉身離去。現實的夢魘從臉上的「傷痕」才是真正的開始,從人生的顛峰墜落到地獄的最深處——伊葛的自信與勇敢憑空消失,內心僅存恐懼、懦弱、寒顫,提心吊膽到甚至不敢了結自己的生命。

喪失一切的伊葛只能倉皇出逃,離開認識他的人與故鄉,毫無尊嚴、漫無目的地活著。命運使然,魔法學院院長羅偃憐憫伊葛,提供住處、安排上課,而在學院中遇見不知如何面對的院長女兒朵莉亞……

羅偃為拯救人民不被災禍肆虐阻止黑荒疫因而犧牲生命,卻反被整天往天空噴出惡兆一般濃煙的黑塔組織「勒胥修會」指控以巫術召喚災厄,背後原來是要爭奪蘊藏無與倫比的魔力,與次元之門相互呼應的「先知符咒」。朵莉亞是否在法庭上因父罪刑被處決示眾,最後決斷於證人伊葛的證詞……

伊葛如何找到救贖、得到寬恕、恢復勇氣,面對「流浪者」最終的試煉?

「心理系」奇幻大師夫妻檔——賽爾基&瑪麗娜.狄亞錢科,文筆獨特優美,人物描寫細膩,筆法與英語系作家完全不同,特殊的敘事腔調,以及帶有俄羅斯童話色彩的奇幻氛圍,有如魔法版《罪與罰》在語言形式和人物內心的探究上,均承繼了優良的俄國文學傳統。

 

【作者介紹】

賽爾基和瑪麗娜.狄亞錢科(Sergey and Marina Dyachenko
這對烏克蘭夫妻檔作家賽爾基和瑪麗娜.狄亞錢科文壇佳偶,其小說和短篇作品已獲得眾多文學獎座的肯定,並榮獲2005歐洲Eurocon最佳科幻小說作者大獎,目前兩人定居於基輔。發表於 1997 年的奇幻小說「傷痕之旅」,是狄亞錢科夫婦「流浪者」(Wanderers)四部曲的第二部,與首部曲「守門人」(The Gate-Keeper)幾乎拿遍俄國所有的奇幻文學大獎,也奠定了他們「心理系」奇幻大師的地位。本書由Elinor Huntington翻譯成英文,她在Barnard院和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主修俄國文學,目前居住在洛杉磯。

 

【讀後心得】By N.Y.

 

人生勝利組的伊葛‧梭爾,長相俊美,武藝高強,玩世不恭。

因此有誰是他不敢得罪的?有誰是他不敢嘲笑的?

看似未來前程光明的一幕,卻被一道傷痕毀滅,如同僅僅一小撮火苗蔓延後便可無情的吞噬整棟建築。

流浪者所賜的傷痕不僅是道劃破臉蛋的傷口。是個詛咒,是個印記,但同時也是讓伊葛好好檢視自己所犯下的過錯,以及過去自己的無情、冷血,像一頭只知對鮮血渴望的野獸。

 

在探索這本書時,我潛進一種我未知的虛幻世界裡,與此共同活在同一世界內。

文藻繁華,內容紮實。無論是在描述人物、場景、傳說或是時空背景上也都不粗糙,但也不是為了讓讀者認為作者是半瓶水,而無謂的加些讓人覺得廢話連篇的字詞。

這本書,即便到高潮時,也快速的不讓人有任何可以假設到快樂結局的片語,只讓人渾身背脊發涼,咬緊牙關,不確定是否要接著看下去,膽怯結局不是讓人心滿意足。

矛盾的是,我又很喜歡這過程到結局,因為投射在伊葛身上的故事,讓我思考在威武以及懦弱之下的強烈差距,也是一種道德最後防線的拉距。

其實,當我看到伊葛受到詛咒後的自己,威風凜凜的護城軍變成如此膽小懦弱的男人,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否定,都讓我打從心底並出一陣憐憫,但又不能否認這全是他自找的。

 

其中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是「狐狸」,即便是個配角,但是經過作者手中,這角色也活靈活現的跳躍於其中,我最愛的一段莫過於,當伊葛昔日的朋友成為敵人來找碴時,狐狸的機智反應。

 

總結之上,我對這本書的感受是百感交雜,不知道怎麼敘述或去做一個整理最好。

大概也要必須看了此書,才能體會到我現在所感受的。

相信我,你看完這本書你不會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。

在作者將一個轉化很大的主角伊葛丟下給讀者去消化同時,腦中只會有不斷的猜測以及質疑,到了後來會成為納悶,在最後同樣也會為伊葛祈求救贖,好抹去這傷痕及它所附帶的詛咒。

 

這對夫妻成就之大,因而寫出此等佳作,也並不令我訝異,只讓我感到讚嘆。

我從未看過我們口中所謂「戰鬥名族」烏克蘭人所寫的作品,我這時才驚覺我對「戰鬥名族」這詞的觀念有多深鎖於北方民族上,但我分明根本就不了解這民族啊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Sleep In Dream World

Fallen Bre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